2月13日24时,广东地区试行了15天的火车票实名制正式结束。期间,火车票实名制不但卡住了猖獗的票贩子,遏制了“黄牛”高价票,维护了春运售票秩序,而且也让千万名手持实名制车票的旅客安全有序返乡团圆,受到广大旅客欢迎。

  今年春运,火车票实名制首先在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佛山市、东莞市、惠州市等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城市共9个车站接受实践检验。记者连续十多天在运能缺口最大、任务最繁重的广州火车站看到,尽管前来进站候车的旅客人数连创历史新高,但旅客基本可以随到随检票,且检票速度很快,未见旅客排长队,秩序井然。

  在火车站检票口,来自贵州省的外来工熊晓燕额头上沁着汗珠,手里攥着火车票和二代身份证,显得有些慌乱。车站工作人员立即接过车票和身份证并在验证设备上轻轻一刷,电脑上就显示出了她的身份证、车票信息。在核对“人、证、票”三者一致后,检票人员在车票上盖章放行,全部过程用时10秒钟左右。“没想到检票这么快。”熊晓燕说,原来她怕实名制检票程序多、时间长,赶不上车,所以就早早来到火车站了。

  广铁集团客运处处长黄欣说,为提高旅客进站乘车速度,广州火车站共开设了108个检票口。而实名制之前,广州火车站只安排了七八个检票口,增加了10倍以上的检票力量,努力让旅客顺利检票候乘。同时,广铁集团还研发了火车票、身份证识别系统,并对检票人员进行培训,做好各项检票准备工作,应对春运客流高峰。

  2月8日,广州火车站发送旅客23.2万人次,超去年春运最高峰日水平,创历史纪录。但在这种滚滚春运大潮之下,手持实名制车票的旅客依旧安全有序地出行。这意味着火车票实名制旅客检票进站环节“大考”顺利过关。

  在售票环节,火车票实名制更是有效地压缩了倒票“黄牛”的生存空间。来自湖南省的外来工王祥能说:“由于今年实行火车票实名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话、窗口来买,先到先得,这样是最公平的,而且今年广州地区的黄牛党少了很多。”

  保障售票公平,让外来工着实尝到了实名制的“甜头”。王祥能说:“广州至邵阳的火车票临客硬座要51元,但是春运期间一张黄牛票至少可以卖到200元。少买一张黄牛票,就可以省出好几天的工资,这对我们打工者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正是由于火车票实名制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从分配环节考虑,遏制倒卖火车票、打击票贩子,从而有效保障了广大普通群众的利益。同时,在铁路部门的努力之下,旅客可以顺畅有序进站乘车,保证旅客走得了,走得好,所以旅客普遍都对车票实名制予以肯定。

  不过实名制在试行中也暴露出一些不足之处,亟待在节后试行中善推广。由于相关细节的不善,实名制在试行中给部分旅客带来不便。同时,黄牛党没有彻底消失,并在不断尝试寻找实名制试行中的漏洞牟利。

  对此,中山大学社会政策研究所所长岳经纶认为,经受了千万春运人潮大考的实名制确实还有诸多细节有待善,而且也未能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在推进稀缺资源的公平、公正分配上,具有突出的积极意义。因此,实名制不能因噎废食,需要的是在试行中不断寻找不足,不断善相关制度。

  此外,实名制下“一票难求”在今年春运中依旧存在。黄欣说,目前由于运力不足,在春运的高峰期,确实难以满足全部旅客出行的需求。有相当一部分人还是需要选择其他的交通工具。“一票难求”是运能与运量之间的供求关系不平衡的反映。在春运这样的特殊时段旅客需求和铁路运能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的情况下,无论是电话订票也好,实名制的试行也好,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运力问题。破解“一票难求”的困局还需要进一步增加运力。